竹间雪落处

『如果你厌恶那种黑暗,那你就该成为你喜欢的那种光。』
『追星赶月的路还很漫长,我永远不会停下脚步。』
『这里酣,请多多指教』

“多年的沉湎与肥膘下,雪刀与钢甲都烙入了骨血,依稀还在。”
当初《杀破狼》读到这里的时候真的感慨良多,难以言表的感情从心底蹿上来,不知道除了“感慨”我应该用什么词去描述,许多感情掺杂在一起,结成的一团毛线球连我自己都拆不开。
不像是“英雄宝刀未老”的欢欣,不只是一派重文轻武风气带来的苦涩,不能全算作潦潦剑影茫茫人世的挣扎……
扯着扯着,忽然想到了——用“凭谁问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”的心酸,来形容或许比较贴切吧。
时隔多年,再拔剑问天下。

“可原来这天下熙熙攘攘,君子小人哪怕各行其事,也总能撞在一起。”
“你越是什么都不想参和,越是想卓尔不群地做点事,就越是什么都做不成——”
“哪怕只想当个满手机油的下九流。”
真的很喜欢张奉函了,工匠的真性情,天真而又固执。在某些方面是有共鸣了。
可这天下熙来攘往,却终究避不开一个利字。
这些在自己领域称霸一方的人不少却被资产利益磨去了棱角。
“琢磨,是痛的,我是一块棱棱角角的方砚台,一块好砚,在于它石质的坚美和它润墨出来的墨香,而不是被磨成一个圆球,任人把玩。”(三毛《送你一匹马》)
愿你能够坚守本心,不被生活的风霜雨雪碾入平庸的模板之中。

“茫茫宇宙,渺小的人类舍生忘死,激烈的爱憎几乎能一口吞下他们的肉体和灵魂……”
“也不过是黑暗中几簇小小的火光而已。”
《残次品》不是星际版的《杀破狼》,除了顾昀和静恒一个是元帅一个是上将,两个人都有着一人即是千军万马的战斗力,以外没什么相似。
《杀破狼》的世界观比《残次品》更加惊艳,火钢机甲毫无违和地在古时展开,个人认为《残次品》在科幻方面没有完全打开,感觉有诸多限制,世界观比较逊色了,算是软科幻吧。
但是《残次品》对人性的剖析更加淋漓尽致,《杀破狼》比较倾向个人英雄主义的“我辈愿万死以赴”,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接过老一辈手中的刀刃,世代传承坚守一方。(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要再吹下去了)
而《残次品》却是从个人到集体,人们在宇宙中如此渺小,就像蚂蚁筑成的巢穴不过是让生物学家感叹生命的伟大罢了,p大花了更多笔墨着眼细节处,着墨每一个生而渺小,死而渺小的人。从第八星系的基地从一群夕阳五里挣扎出的独立政府,第二星系的学校——“开炮吧,死在这里也比给海盗当顺民强”最后,战士们把炮火留给了自己人;第一星系烂到根里的伊甸园和只求自保的王孙贵族。
林静恒不是一把谦谦君子骨的顾子熹,陆必行也不是临渊之际指点江山的长庚。总是看到有人说《残次品》是星际版《杀破狼》,忍不住逼逼了一堆乱七八糟可能还有错误的文字。就到为止吧。

没什么想说,除了想买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以及复习一遍《默读》
现在发现书与书之间环环相扣,看了这本,就像每一根枝条总会伸出许多枝丫,一般也就知道下本看什么了

出自《送你一匹马》
说实话,我也一直觉得最好的作品应该是下一部,下一个篇章,下一个出其不意的脑洞。
三毛的回答让我想起谢怜对于“”如果我是神,沙漠中有两人要渴死了,而只有一杯水会给谁”的问题,太子殿下耿直道“再给一杯”
努力打破一直以来把人锁得死死的框框架架ing
————
或许安哥的马也养在心里,梦里,幻想里吧,还是用骑士稻喂的(你够)

出自《残次品》,
“就像‘死亡沙漠’里一颗微小的星子,从碰撞中来,再在碰撞里灰飞烟灭,在时光里来而复往,杳无痕迹。”
他们给宇宙的光的确只是渺渺烛光,可那光是暖黄色的,不知不觉中将虚无染了一点温暖。
短短的蜡烛代替着人,写着名字的纸条被气浪卷上空,哀悼之后,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。

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画金小天使。发现官方设定集里有好多目前没出现的东西,想看他拿剑,就画了O2O

年轻的驱魔人来到残破的村庄里,蹲下身拭去了幸存者脸边的血迹。
前世之缘,今生之念。就算摆渡过了忘川,也洗不掉。
少女心使我快乐ヾ(✿゚▽゚)ノ

一个角色在我笔下日渐成熟,把她放到各种世界观里,挑战那些没画过的,不敢画的东西,其实本来想画八翼,但发觉累赘僵硬。
没能力掌控的好东西多了,反而连累脑中清明。